盐渍金鱼

一个妄图自割腿肉的小学生

一脸性冷淡还不是个非酋*1


小学生的脑内ooc本丸日常

扶她婶all

也不知道这个性别有没有用了但就是喜欢gb的感觉x【。

有bug敬请斧正!

这篇是本丸刚建立只有四把刀的背景















  风铃在檐下转个不停。

  夏天的风算不上凉爽,但一阵阵地吹来总催人困倦。山吹淡然正坐在廊下,只见满眼翠意中闯进一个白得反光的人影。

  “唷,主殿,你在这儿啊。”

  鹤丸国永毫不掩饰地拎着把铁锹,似有汗水顺着人发梢向下低垂。“真的要用夏日景趣吗,很热诶。”

  要挖坑的话,当然热了。

  山吹看了看他,往廊下阴凉处挪了一下。

  鹤丸只当是邀请,愉快地走过来坐下了。“嗯,虽然很热但是能和主殿一起坐着也不错啊。”

  山吹再次往一边挪了挪,默然表达自己的不喜。

  鹤丸方才抬手抹汗,这时偏过头来怔住了。他雪白的内番服与肌肤有一半暴露在晌午的阳光下,一半处在山吹方才独自享受的阴凉中。他倒是礼貌地没有靠太近。

  “诶……我这是被讨厌了吗?明明还没出手惊吓呢——”

  山吹起身上楼。四花太刀的笑容顿在句尾,沁出的汗珠慢慢顺着脖颈滑进衣领。

  可以说十分的尴尬了。鹤丸觉得山姥切国广来担任这位主君的近侍真是不错。出世以来只有人类为了鹤丸盗窃、挖墓的,不曾有谁将他如此冷待。

  风铃兀自乱响,忽断忽续的风吹送着蝉的聒噪。鹤丸重新握起锹,却没了挖坑的动力。五虎退胆怯,吓哭了他也没什么成就感。刚从畑当番里跑出来时又被小狐丸警告过,自然也吓不到他。初始刀大概在山吹房里吧。

  算了算了,这么热。出了这么多汗还要洗衣服,不如先咸鱼吧。鹤丸双手护着后脑就那样躺了下去,暴露在阳光下的右眼立即感受到刺痛。

  一块带着洗涤剂干净香味的湿毛巾不轻不重地搭在了鹤丸脸上。山吹依旧默然地坐回他身边。

  突然的温柔让鹤丸一下振作起来,拿下毛巾向山吹看去,少女挽着一丝不苟的团子头,前额到脖颈都很清凉。

  “很热的话,换回春天好了。”

  山吹抬腕手指轻点几下,风铃的清脆声戛然而止,几片落樱飘飞到两人身边。

  四季的流转在审神者看来不过是消耗几许灵力罢了。

  “我以为刀剑不会怕热的。”山吹也低头看鹤丸。

  “诶?怕、怕热倒也不至于啦。只是拥有这副身躯之后,才知道夏天是这样的天气。我们经历过的高温,也就只有锻造时的一瞬罢了。”

  鹤丸起身和山吹并肩坐着,用毛巾擦了擦脸。正欲再开口时,却听主君恢复了冷漠。

  “那就回去种田。”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