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渍金鱼

一个妄图自割腿肉的小学生

你看这块趾压板它又大又方






◎段子向
◎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审神者
◎大写加粗ooc
◎自娱自乐别太在意w
◎偏亲情向








  爆肝之后的本丸上下都略有疲态。

  审神者决定带领全本丸开始阶段性养生。

  除了保温瓶里泡枸杞之类的——

  也试试看趾压板吧!









药研藤四郎·极的场合

  “哟,大将,你也很懂嘛。”

  以跪坐的姿态迎接审神者的来访,身边小几上摆着的是医书。

  看了看审神者端端正正放在自己膝前的浅紫色趾压板,不动声色地推了推眼镜,然后微笑着讲解合理使用趾压板对人体的好处。

  “请不要小看极化的效果啊。比起我,还是大将比较需要养生吧。”

  末了,审神者被极化短刀胁迫着踩了15分钟的趾压板。

  相当科学的时间把控喔。













龟甲贞宗的场合

  审神者送给他的是一块藕粉色的趾压板。

  “啊,这个颜色……万分感谢,我会好好珍惜使用的!”

  这样欣喜而不失礼貌地表达了感激之情。

  得到了立刻就尝试看看的允许之后,只着薄袜踩上了趾压板。

  像是维持不住平衡一样半跪下去,当场发出了惹人怜惜的喘息声,同时用求助一般的目光紧紧盯着审神者。

  “唔啊……原来是这样的道具吗……”

 












三日月宗近的场合

  收到了一块藏蓝色的趾压板。

  坐在缘侧上捧着茶的时候,被走过来的审神者——手上颜色很眼熟的物什——吸引到了。

  “可以按摩脚底的东西吗?哈哈哈,甚好甚好。”

  愉快地请求审神者为自己脱去木屐,被拒绝了。

  “啊呀……这个,感觉很适合老爷爷呢。”

  被拒绝了也没有不快的意思。

  没有听取审神者「不要长时间使用」的建议。

  从此,本丸缘侧上总是有一排上了年纪的刀剑男士——踩着相应颜色的趾压板——喝茶。
 












大包平的场合

  “名刀中的名刀不需要这种东西!”

  一开始是拒绝的。

  被审神者骗到缘侧上,看到某三把刀剑并排踩趾压板之后,总算是接受了。

  虽然是很普通的深红色趾压板,为了不输给天下五剑,用就是了!

  咬牙切齿的样子,不知道是在忍耐足部的刺激还是在闹别扭?













山姥切国广的场合

  作为一早满级的初始刀,已经很久没有出阵了。似乎也没有纾解疲劳的需要。

  收到一块赤金色趾压板的时候,嘴里嘟囔着「这个颜色给蜂须贺虎彻才对吧」。

  审神者想了想,拿出黑色马克笔在趾压板反面画了一个披着被单的向日葵。

  虽然最后趾压板还是被硬塞进怀里,好像抗拒的力度减小了。

  “因为是你……的命令,才会听的。”
 












今剑·极的场合

  说是可以缓解疲劳。看着银红色的趾压板,最初有些犹疑和不安。

  “主公大人,我还可以战斗!所以,请不要……”

  经过审神者的解释和安抚,才放心下来。

  “原来是要和我一起玩呀!”

  拉着审神者一起踩趾压板。

  居然能够穿着高跷一般的单齿木屐在一个个小竹笋上保持平衡。

  虽然想说不是这么「玩」的,不过小天狗能高兴就好。












太鼓钟贞宗的场合

  审神者没能找到颜色花哨【?】的趾压板,只好送出了天蓝色的一块。

  虽然对用途没有异议,但是果然,看不起这个颜色!
 
  伊达组最难说服的一位。

  “「踩过立马变华丽,光忠用了都说好」……?”
 
  看了审神者预留的假广告后倒是深信不疑,很高兴地踩了一会儿之后,缠着大俱利伽罗问自己有没有变得更加华丽。













左文字的场合

  粉蓝、合欢红、秋波蓝。

  审神者与三兄弟相面而坐,如同对峙。

  盯——

  审神者有点尴尬就告辞了。

  这时候江雪递过来一朵小花。

  小夜给了一个柿子。

  宗三给了一个正直的微笑【?】。

  大概是道谢吧。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owo
浴室里的防滑垫已经很可怕了……趾压板什么的ww
以刀剑男士的统率来说应该没问题吧

评论(11)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