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渍金鱼

一个妄图自割腿肉的小学生

审神者当面呕吐为哪般

◎段子向
◎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审神者
◎大写加粗ooc
◎自娱自乐别太在意w
◎其实笔者本人刚吐了【委屈巴巴的








  今天光忠不在家。

  小豆也不在家!

  药研啊歌仙啊……

  总之就是看顾审神者饮食的刀剑男士都不在家!

  耶!

  午餐由于专业厨师的缺席而略显乏味,审神者以此为由扒了几口饭意思一下就溜了。

  回到房间,掏出藏了好久的方便面,从近侍房里偷来了随时泡茶用的电热水壶。
 
  终于吃到垃圾食品的审神者热泪盈眶。

  然而,餍足之后趴在床上却觉得不太舒服。

  胃酸涌上的不适感让审神者拔腿就往自己的单独卫生间跑去。

  审神者像个宿醉大叔一样扒着坐便器。恰在此时,一位刀剑男士不知为何紧急拉门——

  审神者瞅了他一眼回头就吐了。








烛台切光忠的场合
 
  作为远征的队长前来报告,并且预备检查审神者的午餐消化情况。

  奇怪的香味气配察知!

  开门后只见他身着出阵服,面色含愠。比起房间外,进门后能闻到的方便面味儿更浓了。

  “妈妈亲手做的饭还不如这种速食面吗?!”

  也许本来是想这么质问的,不想审神者瞅了他一眼回头就吐了。

  又难过又心疼地凑上来给审神者拍背擦嘴。

  之后是一通数落,和充满母爱的正式午餐。







大典太光世的场合

  来找审神者似乎有公务上的事,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儿。

  听到一串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噗通」一声人体倒地的声音。

  不顾礼节,有些情急地挥开了门。

  审神者瞅了他一眼回头就吐了。

  觉得是自己阴郁的表情把审神者活活吓吐了,没有进门,在原地轻轻把门又关上了。

  审神者收拾干净之后赶忙把他拉进来解释了好久。

  审神者也很委屈。
 








药研藤四郎的场合

  刚远征回来,听兄弟们说大将没有好好吃饭。前往审神者房间准备进行每日例行健康教育。

  走近房门就闻到了某种从未见识的食物香味。

  听到审神者小声的「卧槽」和百米冲刺的脚步声,立马推开门。

  审神者瞅了他一眼回头就吐了。

  给审神者擦嘴漱口的同时进行了教育。

  试图对审神者的呕吐物进行取样来研究导致呕吐的原因,被审神者婉拒了。









压切长谷部的场合

  发现近侍不在,有点不平,试图找审神者表达一下自己对长期担任近侍的强烈意愿。

  进门前做出了「主,我可以进来吗」的请示,听到异常的脚步声后自行开门冲了进来。

  审神者瞅了他一眼回头就吐了。

  冲上来给审神者拍背擦嘴等等。

  事后向审神者诉说了自己对主身体健康的担忧和长期担任近侍的意愿。









鹤丸国永的场合

  路过的时候闻到了某种香味,很有兴趣地接近了。

  意思意思请示一下就拉开了门,发出了「哟」的招呼声。

  审神者瞅了他一眼回头就吐了。

  认为是新的惊吓,经过解释还是很贴心地过来帮忙。

  走之前顺走了剩下的几袋方便面,不知道要做什么。
 










小豆长光的场合

  远征回来后,听说审神者今天胃口不好,过来问问审神者下午吃点什么。

  听到审神者跑动的声音,便站在门前等审神者冲过来要抱抱。

  等了一会儿,门没有开,出声询问。

  没有回应,说声「失礼了」就开了门。

  审神者瞅了他一眼回头就吐了。

  温柔地照顾之后向审神者安利了一些温和不刺激的甜食。











大包平的场合

“你你你你你你你怀孕了吗!!”

  审神者花费了一些时间解释了一下。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owo
私心写了一些刀剑男士
一边想着小豆一边给自己热了点甜牛奶

 

评论(9)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