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渍金鱼

一个妄图自割腿肉的小学生

山姥切国广,怎么称呼?

◎国日双修婶的一点小情绪

◎真实  并且  ooc

◎不适请左上角

◎第二人称

◎以上







  你还蛮喜欢他的。你知道,他应该也知道。

  山姥切国广,山姥切的仿制品,国广的最高杰作,你毫无犹疑选中的初始刀。

  “我在日服选中的初始刀也是被被——”

  像这样向他炫耀过。

  那时他只是无言拉低了被单垂在额前的那一部分。

 


  加入日服后你能得到最新情报。

  五把初始刀的极化工作已经进入尾声,山姥切国广被留到最后,其标志性着物——脏被单,成为悬念。

  政府给出的剪影,看得出是个身子颀长挺拔的青年,脑后有发带一类的东西飘飞。

  那样的站姿,舍弃了脏被单的模样,即使看不见神情,也能表现出绝对的自信。

  像璞玉,终得琢磨,流光溢彩。

  消息一出,各大审神者论坛上,皆是欣喜庆贺之语。

  瞳孔微缩,嘴角上勾,这样僵硬了几秒后,像是释然般地呼了口气。

  啊,果然。

 



  笑不出来。





  这座本丸的山姥切国广毫不知情,他今天也老老实实地披着被单,缩在某个角落里。

  你在本丸里信步走着,和碰面的刀男如常地打打招呼,笑容掩下油然的焦躁。

  若是你有心要找,山姥切国广并不难寻。你能在必要的时候,先于刀男找到他,这是什么——审神者与初始刀的羁绊吗?

  现在,夜幕初垂,但离晚餐还有点时间。

  残照斜来,短风吹送,他坐在一段长长的缘侧上,倚着廊柱。你远远看见柱子后的白被单露出一段曲线,那是他蜷缩时弯曲的脊背。

  你就慢慢走了过去。

  他是背对着障子门坐着的,但比起常在此处品茗的莺丸等人,他坐姿不甚端正,看着也好亲近多了。

  你就坐在了他身边,像是要把他困在自己和廊柱之间。

  认知到这一点,他表现得有一丝慌乱。一阵衣料摩擦声后,他归于平静。

  “……找我……是有什么事?”

  他显然是记得了你的话,努力一番后,没有再强调自己仿品的身份。

  你说,“日服马上就要开放山姥切国广的极化修行了。”

  他看向你,碧色里泛着点蓝的眼睛竟然直直地看向你,不过是短暂的一眼,你发觉了他的困惑。

  你一直叫他「被被」,而不是连名带姓的「山姥切国广」——那未免太正经了。

  “山姥切国广,修行后脱掉了被被。”你说。

  他忍不住又看了你一眼。

  像是在说别人一样,他平静地开口:“不好吗?……那不是你希望的吗?”

  暮色渐沉,暖色的柔和晚霞给并坐的两人打上一样的光。

  你在想心底的焦灼到底是什么。

  本丸建立以来,你对初始刀的关注从未断绝。

  你鼓励他,你学着他的语气说「国广的最高杰作!」之类的话,你不吝表达对他的信赖。

  你应该是希望着的。希望他能亲手、甘愿地解下被单,展现他最自信而强大的一面。

  那么,是什么——

  那种意料外的不快的心情是什么?

  你也看向他,扯起嘴角勉强一笑。“那、我等你修行完了……”
 
   停顿一秒。

  “还叫你被被吗?”

   没有被被的山姥切国广……

   像是重生了一样,陌生的山姥切国广……

   不再需要审神者的勉励也能找到自己的山姥切国广。

  怎么称呼?






  他怔住了,陷入了大约半秒的思考,又被你的絮絮叨叨打断。

  “——系上了发带的话,叫带带?我的妈太违和了不行不行。也有审神者提议叫条条什么的笑死我了——”

  他盯着你,眉头渐渐蹙紧。

  你嘴上说个不停,表情也像是在愉快地戏弄着谁,目光却心虚地投在茫茫虚空中,躲避着身侧投来的探究目光。

  直到手背传来什么东西的触感。

  白被单,先是轻轻点了点你的手背,然后迟疑地覆在上面。

  那不仅是被单,还能感觉到手的重量。

  哦……山姥切国广,他隔着被单在摸你的手。

 






  嗯???

  你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抬头去找他的眼睛。

  而他可能是在你反应的这段时间里自己也发觉了不对劲,发挥了最高机动迅速收回手然后跳起来沿着缘侧跑掉了。

  跑掉了。

  怎么回事?

  刚刚你的确——心情不太好吧?

  可是在缘侧恢复平静后,你无声笑得停不下来。




  怎么称呼?

  无所谓啊。

  不是说……我是你的刀吗。

  那当然是随你喜欢了。






  再说,修行过后的我,若是果真变得强大了——

  仅仅为了主人的习惯或者欢心……

  再披上白被单,也不是不可以啊。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owo
这里是为了被被吃了好几天醋的某咸鱼
真的只有我一个人看了剪影有点难过吗
明天似乎就开极化了
可是我的日服
虽然初始刀也还是被被
但咸极了61都还没过啊
不能立马送走他了

写到中间真的是挺难过的
本意是来一个小小的be
但是竟然笔锋一转!【?
连自己都感觉被哄开心了
我还真是一直以来小看了自己对初始刀的爱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