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渍金鱼

一个妄图自割腿肉的小学生

不得哭 潜别离『下』

关于完全听不懂这个人在说什么的事

扶她婶x数珠丸恒次【这个性别并没用

微药研x婶&长谷部x婶





  06

  政府突然派人来探视我。

  那人身穿白大褂,眼以下被医用口罩覆盖,鼻梁上架着副眼镜。

  听说人要来时药研就莫名其妙跟近侍长谷部换了班,跟我一同接见政府代表。

  一人一刀都穿着白大褂戴着反光眼镜,我不由瑟缩。

  “请不要紧张。在下此行只是想了解一下您的身体状况。如若不适,恐怕得暂时回现世休养一番。”

  “是这样啊,有点突然呢,因为我的身体一向健康,不知道为什么会惊动大驾?”

  我迎着政府代表锐利的眼神不禁蹙眉。那副戴着口罩犹如隔离什么不净之物的姿态,让自知完全健康的我很是不快。

  药研却在这时开口,按理付丧神不应介入审神者与政府的商谈。

  “请放心,大将一切正常。近几日也在顺利进行战力扩充。劳烦您跑一趟了。”

  药研跪坐在我左后侧,神情肃然。

 


  07

  我发誓,听到那些对话完全在我意料之外。
 
  本来我也没料到自己的隐蔽数据会那么高,站在夜晚的部屋外没让屋内的任何一把刀侦察到。

  那么,正如政府代表和以药研为首的本丸众刀所忧虑的,政府发放的所谓失忆药水效果并不好。

  我想起了战扩以前的事,想起了那药水的苦味,还有梦中一把葳蕤长发的人。

  “政府这么快就派人来了,恐怕那一位已经得到……解决了。”

  “大将的情况不容乐观。不出半月就会恢复记忆。”

  “在那之后……会怎么样?”

  “我绝不容许任何人伤害主!”

  “万事都在主君了,一步行错,你我都逃不过消失……事实如此,长谷部君还是冷静为上。”





  08

  半月前的夜,我作为背景清白、安分守己因而可靠的审神者之一,被委任参与清剿某座暗黑本丸。

  暗堕付丧神的丑陋模样不能被正常的刀剑男士所目睹,政府是这样坚持的,那么我们一行人便只能通过自身洁净的灵力击溃此处黑暗势力。

  毕竟人多势众,暗黑本丸很快被攻破,政府的人带走了那里的审神者和所有刀剑,无论是否已经暗堕。

  月黑风高的夜晚,松懈下来预备各回各家的审神者队伍里,少了一员。

  彼时我正惊艳于暗室中灯火憧憧,浑身血污却仍淡然微阖双眼的那人。

  他长发逶迤,荼白发尾向上渐变为深色,像是长年坐在佛前不曾挪动。

  他偏头,阖着眼却似是看我,喟然轻叹一声佛号——

  “南无……”

 



  09

  英雄救美,先交付一颗真心的却是那个英雄。

  我将捡到的数珠丸恒次偷偷带回本丸,看着自家刀帐上凭空多出了一把天下五剑。谁都不会相信脸黑如炭的我能徒手从还未开放的七图捞出数珠丸恒次,但本丸上下还是迅速将他接纳为同伴。

  我最喜欢夜近三更摸到青江部屋,每一次去时都会远远看到房内还点着灯。这时我便将这视作邀请,轻手轻脚地进了门,当着笑面青江的面——其实已睡熟,给他哥哥梳发。

  天生渐变色的长发在末端松松打了个结,铺散一地。他两鬓的饰物已卸去,眼角些微曙红也擦净。

  “你每夜都这么晚还不睡?”

  “不……只感觉你要来。”

  木梳从发顶一路来到发尾,才发现那头长发看似凌乱实际柔顺。
 
  这大概便是默契。
 






  10

  “凡是暗黑本丸的刀剑男士,一律交由政府处理。”

  广间的众刀剑闻言皆是震惊的神色。

  我坦然一笑。“已经不小心想起来了……”

  “说什么好呢……逝者已逝?”

  “总之……为一把来历危险的刀断送自己的前程并不值得。而且我也必须保护你们啊。”

  “以上,解散。药研,今天安排短刀出阵。”








  11

  “我说,就这样放弃数珠丸战扩了吗?”

  “主命如此。”

  “可是刚才主都快哭了吧?”

  “……”






  12

  小狐丸从前日常要求我为他梳毛,那件事起后再也没提过,反而是个招致我疑心的地方。江雪却没有推拒过我。

  “江雪,我给你梳头发,你诵经给我听如何?”

  付丧神纵然不开心,还是依言低声念起经文。

  “无明爱取三烦恼……”

  “见见之时,见非是见……”

  “见犹离见,见不能及……”

 





  13

  政府代表又来视察一次。

  依然是令人不快的口罩掩盖口鼻,镜片后审视的目光。

  我呷了口茶。

  “真是劳您费心了,我的身体确实没有什么问题,我家药研可以保证。再说我也是个惜命的人,现在战扩还没结束就咸鱼了。比起新刀我更关心自己的肝呢。”

  说罢装模作样滑稽地揉了揉腰腹处。

  “是吗,您能继续工作真是太好了。不过还请勤勉一些呀。”

  我笑着称谢,送人离开。






  14
 

  那失忆药水的功效不佳,记忆碎片有可能以梦的形式残存在使用者脑中。

  这药彻底失效后,我再也不会梦到那个一闪而过的场景了。

  一件关乎本丸存亡的大事被我轻轻搁下,众刀剑不用再遮遮掩掩,一切都回归又穷又非的正轨——

  除了第一部队级别在偷偷增长这件怪事。

  “长谷部,”我揉了揉睡眼,“你昨天不是93级吗,怎么升级了?”

  “主最近忙过头了吧,第一部队都已经94级了。是不是和短刀的级别搞错了?”

  “嗯……可能是吧。”
 





  15

  药研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甚至要求暂时退出短刀队。

  “这样没几天就会有等级差了哦?”

  “没关系,大将。我的研究就要到最后阶段了。”

  “那加油啦!”

  我看了看药研的等级,又看了看第一部队的。果然还是有点奇怪,一夜之间长谷部他们又快升级了。

 





  16

  数珠丸恒次搜索结束那天,消息灵通的同僚来访。

  “政府的小黑屋被夜袭了!”

  “报纸上没报道啊?”

  “这种丑事怎么报道啊。听说很多物资流失了,也有情报被窃取的痕迹,说不定收押的罪犯也越狱了。”

  长谷部在幛子门外道一声失礼,随即端上了茶。我盯着他头顶的99级看了好久。







  17

  我等不及夜半了,强自镇定地往青江部屋那里去。

  屋里静悄悄的,不像有人。

  掌心握着木梳,指间纹路早已沁出微汗。

  开门,数珠丸静坐在内,却是身着战斗装束,一丝不苟,身边长发委地,还放着本体。

  “长谷部怎么回事啊,找到新刀也不告诉我?

  “而且身为新刀能不能好好等主君给你安排啊——

  “这是青江的部屋,你刃生地不熟,还是住那边吧。”

  我指了指自己的房间,然后快步走去抱住人腰身。

  “是。”









  hsb带着打胁一队晚上疯狂练级最后去政府把那振数珠丸抢回来了x药研把失忆药水配方改了一下让政府全体失忆没了证据……这样子的
 
  根本没体现出来啊【摔!

  哇我到底是在写啥qaqqqq

  空有脑洞没文笔真是太痛苦了
 
  等到珠子来的时候展开来写试试吧qaqqq
 
  总之现在先使用各种姿势求珠珠来家【哭着笔芯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