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渍金鱼

一个妄图自割腿肉的小学生

不得哭 潜别离『上』

咸鱼非婶的挣扎

发动技能『水溅跃』

希望可以捕捉到数珠丸qwq

扶她婶x数珠丸恒次【这个性别并没有用

微江雪x婶&药研x婶


 
  00
                      
  将醒之时的梦最为清晰。

  彼时些微感动也许半分钟后就不记得了。

  01

  最近无论晚上睡眠质量如何,总有个场景在半梦半醒间一闪而过。

  夜间的部屋里,灯光昏黄幽暗,我为谁梳着长发。那人侧对着我,姣好唇形像是疏离地念了句什么。

  这样就如一个段子停留在编辑未完成的状态,连主角是谁都还没揭晓,令人烦躁。若是梦见一次就罢了,这么久以来夜夜都会发生,倒使我在意起来。

  今天也是。粗鲁地按掉闹钟,恍惚几秒坐起身来,又开始疑惑昨晚为什么定了这么早的起床时间。

  “今天那里很精神嘛——我是说脑子。”

  笑面青江没有示意就拉开幛子门,含着低俗的笑。

  嗯?为什么会安排这把刀做近侍的?

  02

  “主君还真是健忘呢,昨晚那么兴奋的设好闹钟,还要求我务必进房间来替您更衣。”

  “爸爸你快把他带走。”我打着哈欠扯了扯衣领,却迎上石切丸有些诧异的眼神。

  “的确如此。主君昨天吩咐过第一部队要同您一道早起,尤其是笑面青江。”

  我怔了一下,却还是怀疑。“不是吧,爸爸居然在我面前跟污江一唱一和的。”

  已经整装待发的长谷部难得正色为青江说话:“主,这件事第一部队都是知道的。”

  虎彻家的大哥和弟弟还有鸣狐也在旁颔首。

  长谷部继而向我缓和了神色:“今天是数珠丸恒次搜索的第一天。”

  我这才了然,转向青江。“这么说来是得叫上青江呢。嗯,那我昨天有没有让江雪他们待命?”

  果然,几振佛刀亦身着战斗服立于第一部队旁。

  和尚懂和尚嘛,这个玄学我倒是记得清楚。

  03
 
  几天下来,我还在坚持着战扩。按照以往的尿性我早该捂着肝瘫倒在地,这次却是有一种执念。

  “大概就是……错过了这次可能再也见不到了……的感觉。”

  我摸了摸下巴,眼神在半空逡巡片刻,这才停在药研淡紫色的瞳仁上。

  药总凝眉几秒,终于勾起一抹宠溺微笑。“哈哈。大将就这么不想过六图吗。”

  我连忙谄笑。短刀们先前在六图练得好好的,虽然沟个不停,但是咸鱼好久的小天使们都反映说比起宅在本丸更喜欢战斗。这次战扩我一反常态没有半途而废,短刀只好去远征了。

  “我脸这么黑,到了七图也找不到数珠丸呀。不如这次试试看。”

  脸白如鹤的药总还是笑得像把太刀一样。

  04

  石切丸受伤之后,待命的佛刀立刻补上。

  我硬着头皮为江雪手入。他早已到了99级,我也有意使他远离战争,只有偶尔凑数的时候才列入队中。这次为了不知道有没有用的捞刀玄学,还是扯上了他。

  “请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吧……”

  听到中伤的付丧神这么说,我的良心非常痛,但还是狗腿地凑上去。“不行不行,加速符没了,你一个人呆着什么时候能好——哦不是不是,一个人多疼啊……”

  哇我都想夸自己不要脸了。

  在江雪不时幽幽叹息中我总算为他处理好伤口。但那一头长发却仍粘腻着暗红血迹,看着非常不舒服。

  “江雪,我来帮你清理一下头发吧,等你恢复好了再去好好洗一洗?”

  理亏之时,我的机动可以赶超长谷部,当即取来清水和毛巾等。怎么着都不开心的江雪也就苦着脸任我摆布。

  天色薄暮,又是关着门,室内渐渐昏暗下来。我堪堪帮人擦干了头发,随手燃了截残烛。

  所谓送佛送到西,我又拿来木梳,跪坐在江雪身边,捧起一缕透着湿意的发细细梳理起来。

  不经意一瞥,江雪不开心的眼神正定定地落在我脸上。

  “是不是扯痛了?”

  “没有。”

  “那——”

  我却像是被谁按下了暂停键一般顿住。

  “我曾为你梳过发吗?”


  05

  “南无……”

  闹钟准时而刺耳地响起接着被我精准地一击手刀停下震动。

  我坐起身,揉了揉眼,这才有点确定。今早梦中照例是那个场景,我好像听到了那人说的话。
 
  一句呢喃似的的佛号。

  洗漱完毕,觉得今早清静异常,出门一看近侍的房间门开着,长曾祢虎彻在内跪坐着。见我露面,他露出笑容。“主君,已做好出阵准备。”

  我回想到青江昨晚也受伤了,在江雪隔壁休息了一夜。

  远征的部队似乎也要回来了,因为我哭着没有加速符,药研二话不说带着弟弟们连夜找加速符去了,意外的是一期一振没有追杀我。

  和长曾祢来到手入室,两振刀俱已恢复完全。我心虚地看了看江雪让他再休息半天,然后带走了青江。

  “主上那里不疼了吗,之前可是显得相当脆弱呢。”青江完全没有躺了一夜手入室的疲倦样子,还在兴致慢慢地开黄腔。

  “不疼不疼,为了你哥,肝脏也变得坚强了。”

  说这话的时候,远征部队果然归来了。

  药研将加速符交到我手上,淡紫眸子直直望进我眼中,像是在研究什么。
 
 

 

 

 

评论

热度(9)